天然气管道、设施被占压、包覆的新问题

2021-02-02 02:34

类似的天然气总阀门被建在房子里的重大隐患,在西宁五中南侧院墙外。那里本来是南关街的东段,因为城市道路改建,南关街东段被夏都大道所取代,设在原街边人行道的阀门井,一下子被“圈”进了建筑工地里。施工单位见缝插针,将工人居住的轻钢板房,整个盖住了那处控制整个南大街、南关街片区的天然气阀门井。并且,该阀门井还设有处置天然气故障的放散阀门。本网记者崔永焘摄

安检人员站立位置左侧这处轻钢板房,“圈”住天然气阀门井及放散阀。原有的警示标志被建筑工地的人员给弄没了,一再下发的隐患通知单及管位提示函,对于这里的建筑企业无任何约束力。巡检人员只能在五中的院墙上,写下燃气标志的字样。

这里既有政府职能部门的“不作为”和“执行力”的根源问题,也有全社会对身边隐患熟视无睹的大环境问题。在采访中,一些居住在天然气事故隐患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他们即使作为外行,也知道那些事故威胁到自己的安全,但大家谁也不愿意主动出面纠正这些问题。人们共同的想法是:反正出了问题由政府兜着,有天然气公司担责!可是大家否想到,生命只有一次,任何一次事故,都是众多家庭流血流泪的惨痛代价!(下页有组图,个个触目惊心)

朝阳物流园区的钢材市场,沉重的钢材完全堆放在一千多米长中压pe管道上。还是在该物流园区,一条穿越铁路的中压pe管道上,竟然建起了巨大的材料仓库。西宁中油燃气的安检人员多次警示并且提醒,竟然连业主都无法找到。进出这些仓库的人,都说他们是租赁户,仓库与他们无关。会同西宁中油燃气安检人员排查隐患的西宁市城北区安监人员无奈地表示,对于朝阳物流园区的重大隐患处置,他们同样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该物流园区尽快搬迁。

西宁中油燃气有限责任公司的有关人员告诉记者,以上这些“有图有真相”的天然气管道、设施被占压、包覆问题,并不是西宁市天然气管道隐患的全部。目前在西宁市,共梳理出管道被占压的重大隐患38处、被包覆的重大隐患18处。全部的隐患,每一处都让安检、安监专业人员不敢想像“万一”。尽管在平时的例行检查中存在层层障碍,可他们还是想方设法进行安全检查,尽可能能用额外的劳动量及更尽责的工作,去及时发现事故苗头,并及时将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

巧的是安检人员在排查梳理隐患时,那常年闭锁的房门,刚好没上锁,记者才得以现场拍照。

红线所标位置为天然气管道的大致走向,卡车右侧为大型仓库。本网记者崔永焘摄

比这两处重大隐患更大的隐患,在西宁市城北朝阳物流园区和生物园区。

难道,我们城市的外表好看,非要用这种巨大事故隐患作代价?据悉,目前西宁各区的旧楼改造工程,是由区县一级的政府财政出资,却由办事处甚至社区居委会具体实施的。一些鱼龙混杂的施工队伍,只是为了利益最大化,根本不考虑是否可以将燃气管道占压、包覆起来。而一些商家在店铺外墙的装修、装璜,甚至是竞相安装作为平面广告led屏的过程中,要么是有“来头的”,对燃气公司的提醒及警示不闻不问,要么就是用无赖手段突击施工,反正只要我建成了,你作为企业的燃气公司无权进行拆除!可能与害人、害已事故隐患相比,人们更注重的眼前那点利益!

在黄河路7号院门前,当政府部门的安监人员和天然气安检人员“千呼万唤”才见到这位库房的业主(左起第四人)时,此人拒绝在隐患通知单上签字,还振振有辞地说出一大堆“理由”,并强调:“拆除房子可以,但必须得有足够的拆迁补偿!”如果不是天然气安检人员劝解,此人差点与城西区政府的安监人员发生肢体冲突。

有句俗话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可前面的事故已经发生了,后面新的隐患还在继续形成。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西宁城市旧楼改造工程的“穿衣戴帽”和“节能保温”项目在实施中,一些商家在门店外墙的装修、装璜中,天然气管道、设施被占压、包覆的新问题,仍然是无视天然气公司的隐患通知单及管位通知函,几乎在天然气巡检人员“老虎打盹”的一瞬间,就管道就被占压或包覆了!

近日,结合青海省安委会紧急通知精神,一场全省范围内的输油输气及市政管网拉网式专项检查迅速展开。西宁中油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安检人员会同西宁各区人民政府安监执法部门对西宁市占压天然气管道、设施的隐患进行排查、梳理,现场发现一些隐患甚至重大隐患让人感到触目惊心。一些单位和个人明知有隐患,偏偏为了一己之私,置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与不顾,擅自占压天然气输气管道,其胆大令安检人员瞠目结舌。

记者在现场看到,将阀门井完全“圈“住的那间轻钢板房里,住着多位建筑工人,照片设施无任何防爆措施不说,里面还设有液化石油气灶具,经常做饭。工人们还随时会躺在床上抽烟。

连日来,检查人员排查梳理出的这些隐患主要集中在城市建设项目或临时建筑非法占压天然气管道设施,一些居民楼院,特别是设在以门洞为主的消防通道内的天然气管道、设施被占压、包覆现象屡见不鲜。其中,位于西宁市昆仑桥下的麒麟湾建筑,将城市天然气区域总阀门“圈”在了一个总面积约有篮球场大小的低矮“地下室”里,里面堆放杂物、未安装防爆照明设施,且在阀门上方架设了三条餐饮排烟通道……尤其让人不敢想像的是,该地下室常年锁门。专业人员说,他们都不敢想象“万一”,如果真有“万一”,燃气事故冲击波所产生的能量之大远远超出人们的假设,恐怕附近的昆仑桥亦难保全!

让我们将目光再次回到10月19日下午南关街“宝玉陈”墙外led火灾事故。火灾中,短路的强电流,将被包覆的天然气架空中压管道击穿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洞。如果不是天然气抢维修人员在事发后14分钟内就将事故现场周围的全部气源切断,第一时间就在事故管道下游对管道内天然气进行了及时放散,任何人都不能想像“宝玉陈”的店铺仅仅是伤了“皮毛”,也无法“承诺”该店铺所在的那栋居民楼能安然无恙!